top of page
  • Writer's pictureYK CHEUNG 張宇傑

治譯入門書要目

  九月中,承蒙香港翻譯學會邀請,忝列學會金禧誌慶講座系列講者之一,以「中文教學與翻譯教學」為題,發表不成熟的看法,就正於方家。講座後,有朋友希望我能推介學習中文翻譯和文言文的書。

  學習中文翻譯,大家可以先看蔡思果(1918-2004)的《翻譯研究》(一九七二年)和《翻譯新究》(一九八二年)。這兩本書是他多年來推敲譯文的心得。《翻譯研究》裏「英文字」一章談及翻譯毛病之一,就是「抱定一個字一個譯法」,可謂導乎先路,所說的正是九十年代翻譯學才興起的概念「Translation Universals」。《翻譯新究》的第三章則提出了「亦步亦趨」的方法來翻譯小說的對話,先「照英文的詞序翻譯」,然後「把連接詞和一部份虛字改變,或者補充一些無關緊要的字詞」(葉四十),堪稱其翻譯研究之刱獲。

  翻譯要多觀摩、多思攷才能譯得好。夏濟安(1916-1965)在六十年代翻譯的《美國散文選》由香港 今日世界出版社出版,是上乘的譯品,其中〈西敏大寺〉、〈古屋雜憶〉二篇更稱經典。出版社早已結業,而此書也就已經絕版,幸好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在二○一六年有機會重排再版。至於趙元任(1892-1982)翻譯的《阿麗思漫游奇境記》、楊憲益(1915-2009)的《賣花女》、湯新楣(1923-1999)的《人鼠之間》等都甚有可觀者。

  翻譯不僅要妥貼,往往還要有效率。要翻譯得更多但更快是大勢所趨。多注意 英文的異同是很有幫助的。大家可參攷連淑能的《英漢對比研究》和劉宓慶的《新編漢英對比與翻譯》。錢歌川(1903-1990)《翻譯的技巧》裏也有一點 英文的比較。

  下筆翻譯要有神,詞彙豐富很重要。所謂有神,就是要恰到好處,無欠無餘。今天雖然多數寫白話文,但白話文要寫得好還是要取資文言,這是不二法門,否則文句便每每累贅。其實,今天日常生活裏很多詞句都來自文言,譬如「虎視眈眈」出《易‧履卦》、「溫故知新」出《論語》、「憂心忡忡」出《詩經》,例子擧不勝擧。

  學習文言文的方法有二。第一種辦法較傳統:先讀四書,再讀諸子及各家散文。此外,還要治《易》及《說文》。這樣學習中文,中文才會紮實。如果太吃力,也可先讀一些文言的入門書籍。已故的北京大學語言學家王力(1900-1986)一套四冊的《古代漢語》是表表者。

161 view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釋道安摩訶缽羅若波羅密經抄序(節錄)講疏稿 (一)

為秦有五失本也。胡指梵文,秦指中文。這句意思是,把梵語譯成中文,有五種問題,令譯文失眞,不能與原文對應。一者胡語盡倒。第一是梵語的句子結構與中文的差別很大。而使從秦。一失本也。而假如跟從中文的句子結構,便會有第一種失眞的情況。○使:假如。二者胡經質。第二,佛經質樸。○《法華玄義》:「從古及今譯胡為漢,皆題為經。」○《說文》卷十三上糸【音覓】部:「經。織從絲也。」(據段玉裁《說文解字注》版本)○《釋

秉、兼、隻、雙、友、双

這六個字的字形看似關聯不大,其實當中都有個「又」字。 「又」今天多用作虛詞,表示「再」的意思,但其實是象形字,模仿右手三根手指和右前臂的形貌,本來是左右的「右」。楷書當然不容易看出來,但是看小篆便一目了然。不過,「又」、「右」以至二字與「祐」、「佑」的相互關係,則暫且不談,容俟另文再詳細解釋。 「秉」是「握」、「持」的意思,所以我們常常說「秉燭」、「秉持」、「秉公辦理」。這個意思與其字形息息相關,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