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Writer's pictureYK CHEUNG 張宇傑

譯之時義大矣哉

Updated: Jan 23, 2021


拙文刊於明愛馬鞍山中學《圖書館通訊》2020革新號


翻譯是歷史悠久的職業,而大家在香港唸書工作,也相信常常接觸翻譯,因爲香港是中英並行的地方,兩種語文都是法定語文(official languages)。

  翻譯看似容易,以爲只要翻開中英文詞典,便自然能溝通中西,無往而不利。然而,做過翻譯的每每有「有口難言」之嘆:心裏明白原文的意思,卻譯不出來。原因有很多,譯者的中英文水平固然關鍵,詞彙不夠豐富,翻譯起來自然處處碰壁,苦不堪然。可是就算深於中英的,也覺得翻譯很難,因爲中英文的語文差異實在很大。

  以success爲例,看到success,自然就想到「成功」,因爲這是在英漢詞典裏常常看到的翻譯。不過,翻譯要看上下文。英文「The album was an immediate success」,中文就會譯成「唱片一推出,馬上就很暢銷」。主語如果換成「film」 (電影),譯文便要改成「電影一推出,馬上就很賣座」。原來英文好一些字詞義較寬,一字多義,而中文則具體一點,詞義寬的詞不及英文多。倘若二例之success一律譯成「成功」,便失之生硬了。總而言之,詞無定譯,翻譯要因時制宜。

  除了語文修養,翻譯的還需要做研究。「校長」是大家熟悉的名詞,就是一校之長。可是,視乎讀者場合,英文卻有不同譯法。中學男校長以往一般稱headmaster (master 是老師的意思,headmaster就是所有老師的老闆),女校長則稱headmistress,中學校長今天通常不分男女,逕稱principal,倒省卻些煩惱。至於大學校長,情況則更複雜。根據英國的傳統,大學校長是Vice-chancellor,美國的大學校長則稱President。香港以往是英國殖民地,因此香港大學與中文大學校長的英文均爲Vice-Chancellor。科技大學與嶺南大學與美國淵源較深,校長稱President。然而,香港近年的校長都以在美國接受學術訓練的居多。有見及此,香港大學與中文大學都分別把兩種譯法合併。香港大學稱President and Vice-Chancellor,而中文大學則相反,稱Vice-Chancellor and President。

  要磨練譯藝,首先要多看中英文書,積學儲寶,下筆抒詞纔可淋漓盡致,無欠無餘。詞彙貧乏,空談翻譯技巧,只會流於紙上談兵。許多人常常誤解,以爲上乘的中英文就是要用奧澀的詞語句式,冀盼讀者肅然起敬。這種看法大錯特錯。其實,寫作也好,翻譯也好,選詞或俗或雅,或兩字或四字,句子或長或短,一以無過無不及爲尚。孔子說「辭達而已矣」就是這個意思。

  我建議同學先選一位喜歡的第一流作家,然後讀這位作家一系列的作品,很快便會看到進步。對這位作家的行文選詞有了掌握,就選下一位,以收轉益多師之效。英文書可從Harry Potter的故事入手,而中文書可多讀余光中的散文。余氏讀外文系出身,但中文功夫極深,文章清通醇厚,而且充滿幽默感,趣味盎然。

  至於翻譯,同學可從思果的著作入手。思果翻譯過十多部作品,在六十年代擔任《讀者文摘》中文版副編輯,專責批改譯文,因此對翻譯頗有心得。後來執教上庠,講義改編成一九七二年出版的《翻譯研究》。十年後再出版《翻譯新究》,二書堪偁學譯之津梁。思果是翻譯大家,也是散文家,二書雖然是討論翻譯的專書,卻彷彿給讀者講故事一般,平易近人,頗有循循然善誘人的感覺,對翻譯有興趣的同學,萬勿錯過!



140 view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釋道安摩訶缽羅若波羅密經抄序(節錄)講疏稿 (一)

為秦有五失本也。胡指梵文,秦指中文。這句意思是,把梵語譯成中文,有五種問題,令譯文失眞,不能與原文對應。一者胡語盡倒。第一是梵語的句子結構與中文的差別很大。而使從秦。一失本也。而假如跟從中文的句子結構,便會有第一種失眞的情況。○使:假如。二者胡經質。第二,佛經質樸。○《法華玄義》:「從古及今譯胡為漢,皆題為經。」○《說文》卷十三上糸【音覓】部:「經。織從絲也。」(據段玉裁《說文解字注》版本)○《釋

治譯入門書要目

九月中,承蒙香港翻譯學會邀請,忝列學會金禧誌慶講座系列講者之一,以「中文教學與翻譯教學」為題,發表不成熟的看法,就正於方家。講座後,有朋友希望我能推介學習中文翻譯和文言文的書。 學習中文翻譯,大家可以先看蔡思果(1918-2004)的《翻譯研究》(一九七二年)和《翻譯新究》(一九八二年)。這兩本書是他多年來推敲譯文的心得。《翻譯研究》裏「英文字」一章談及翻譯毛病之一,就是「抱定一個字一個譯法」,可

秉、兼、隻、雙、友、双

這六個字的字形看似關聯不大,其實當中都有個「又」字。 「又」今天多用作虛詞,表示「再」的意思,但其實是象形字,模仿右手三根手指和右前臂的形貌,本來是左右的「右」。楷書當然不容易看出來,但是看小篆便一目了然。不過,「又」、「右」以至二字與「祐」、「佑」的相互關係,則暫且不談,容俟另文再詳細解釋。 「秉」是「握」、「持」的意思,所以我們常常說「秉燭」、「秉持」、「秉公辦理」。這個意思與其字形息息相關,

Comentarios


Los comentarios se han desactivado.
bottom of page